(五)_30_宫墙柳
傲风文学网 > 宫墙柳 > (五)_30
字体:      护眼 关灯

(五)_30

  叶青青没好意思让谢梅抄书,只好自己抄一百遍,还没开始抄就听说江皇后让孙婕妤抄五遍金刚经静静心,数量对比太悬殊气得她拗折了一支笔。转头江皇后说她和谢梅这半个月为纯妃娘娘伺疾辛苦,赐了许多东西,她还比谢梅多得了两瓶消肿化瘀的药。叶青青难得鼻头有点酸,谢梅悄悄对她说:“要是咱们跟皇后娘娘住在一起就好了。”

  叶青青有财万事足,老老实实铺纸抄书,纸还没铺完谢梅就冲进来惊恐万状地跟她说:“青青怎么办!皇上昨儿斥了皇后娘娘,孙欠揍晋为昭仪了……”

  她摇着叶青青的手带上哭腔:“皇上是不是不喜欢皇后娘娘了,要是孙欠揍当了皇后怎么办,怎么办……”

  叶青青想江皇后的六皇子七皇子都很伶俐,皇上很是看重,想来暂时后位还是很稳的,就是不知道那样天天高高兴兴对谁都好的一个人,会不会觉得很委屈。

  再去未央宫请安时,江皇后依旧笑眯眯的让大家聊天嗑瓜子,可她自己不大说话,坐在上首频频走神,而孙昭仪连着三日请安时故意姗姗来迟,说了有的没的一车轱辘话,明里暗里说的都是江皇后年长色衰要注意保养。

  朱美人说得好,皇上或许是她孙欠揍一个人的,皇后娘娘可是大家的。这么个混账玩意儿蹬鼻子上脸的,江皇后懒得恼她,后宫众人又不是死人,多年来慵懒和谐的未央宫晨省彻底沦为辩论赛现场。后宫人才济济,这群女人口舌之伶俐思维之活跃,令叶青青叹为观止,孙昭仪每日刚起个头,就有人开始堵她:

  “娘娘年轻貌美,我等自然不及。不过娘娘如此引以为傲,莫非是有长生不老药可以永葆青春?”

  “啧啧啧,妹妹说起规矩,姐姐倒想起个笑话。古时候有户官宦人家,新纳了个小妾,这个小妾每天日上三竿才去向主母请安,偏偏还腆着脸说,自己是最守规矩的,啧啧啧,可笑死我了。”

  “怎么不好笑?德妃的笑话明明很好笑,本宫也想起个笑话,从前有只猴子,捡了过路人丢掉的破帽子戴在头上,就以为自己是个人了呢……孙昭仪急什么,本宫说的是猴子,又不是你。”

  “贵妃娘娘有所不知,昭仪娘娘母家姓孙,这孙猴子也姓孙,或许祖上有亲也说不定的。”

  要不是林贤妃控制着场面,孙昭仪很可能会被活活气死。

  叶青青和谢梅看戏看得津津有味,仙人纯妃却不屑于这些凡人的低级趣味,眼见着口水仗越打越激烈,纯妃娘娘告病的次数越来越多,朱美人好几次小心翼翼地问叶青青:

  “青青,你们宫里那位娘娘什么病啊?一个月她告五次病一次病六天,病得挺重啊?她……她还能喘气吗?”

  江皇后一直闷恹恹的提不起兴致,皇上连着一个月不见她,也没见她怎么着,眼见江皇后失宠将成定局,后宫各小团体纷纷组织开展安慰江皇后主题活动。朱美人难得洗了头上了妆带着叶子牌,拉上叶青青周宝林去给江皇后讲打牌技巧,结果后宫赌神周宝林又一次赢走了江皇后全身上下所有首饰,林贤妃笑着骂道:“你们一个个的是越发没规矩了。”

  江皇后被自己烂到极致的牌技逗乐了,撸下自己的缠臂金套到周宝林臂上,笑起来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没事,咱们关起门来玩,不妨事的。再来再来。”

  周淑妃坐到江皇后身边揽着她的肩膀,拿手指点她额头:“还来?娘娘可真是有胆识,回头把未央宫输空了可别哭鼻子。”

  江皇后拉着周淑妃撒娇,指着两件首饰要她帮自己赢回来。姓周的可能都是赌中好手,周淑妃打叶子牌摇骰子一条龙赢下来,江皇后的首饰又回到她手里。江皇后笑得直不起腰,指着那堆首饰道:“这个,还有这个,是我最喜欢的,给我留着,这几件分给你们,多谢你们有心,特意来陪我解闷。”

  拗不过江皇后坚持,叶青青她们几个一人挑了一件,剩下的可再不好意思拿了,末了江皇后还请她们在未央宫吃了顿饭。朱美人回来后跟叶青青嘀咕道:“你说我怎么就不是个男人呢!我要是个男人就非皇后娘娘不娶!”

  叶青青细细抚着新从江皇后那得的鸳鸯海棠白玉簪,想想未央宫里江皇后与别的娘娘们一派和乐,再看看与平时一样寂静的和明宫,硬着头皮想劝纯妃娘娘合群一点,结果纯妃劈头盖脸来一句:“不喜欢我这你就搬走。”

  怎么就这么不听劝呢!叶青青一边感慨自己脾气太好了一边给纯妃顺毛:“娘娘,妾跟您住在一起,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妾怎么会不喜欢,妾是想让娘娘过得松快一点。”

  纯妃板着脸不说话,叶青青大着胆子又劝:“娘娘,宫里的日子怎么过都是过,您何必与自己过不去呢?妾看皇后娘娘人很好,各宫的娘娘也很好相与,您平日多与她们说说话,总强过一个人闷在屋里啊。”

  纯妃听着,倒也不像往常那样非要寒碜江皇后两句,只是低着头不吭声,半天才问道:“废废,你话这么多,那五十遍书抄完了?抄完了再抄五十遍。”

  孙昭仪最终因为陷害江皇后不成被打入冷宫结束了她在宫里横行霸道的日子,皇上这些年宠谁谁作死,虽说很多男人看女人都会看走眼,可皇上这眼走得实在太远都快走到剑南去了。许是痛定思痛,皇上下旨说,每三年一次采选劳民伤财,宫里已有很多人,以后没什么事就不进人了。

  叶青青高兴得发了疯,绕着纯妃跳着转圈:“娘娘!宫里不进人啦!南边再没法子送人过来啦!咱们可以安安心心地过日子啦!”

  纯妃叫她跳得嘴角直抽搐,把南华经砸在她身上让她抄五百遍:“废废,人蠢就要多抄书,你当我阿爹跟你一样吗?”

  后宫的女人又恢复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继续自己给自己找乐子混吃等死的生活,一贯与众不同的纯妃娘娘则独自陷入狂躁癫狂的状态——教导一个即将步入青春期的男孩子真的会把仙女变成泼妇。

  尤其是三皇子这种从小受到的教育就很奇怪的孩子。

  平心而论,皇上待这个孩子也算不错了,三皇子满六岁后,皇上就在宫中选了一处宫殿做学馆,又命江皇后那位才名动天下的三叔——弘文馆江学士亲自教导。后面几位皇子日渐大了,也是兄弟们一般上学,便是中宫嫡出的六皇子也没搞特殊,反倒是三皇子年纪大念的书多些,皇上问得还更细一些。

  这些年,莫说皇上得了空便召皇子们去永安宫问功课,就是一个月来和明宫那一两次,也要叫上三皇子父子论上两回书。考虑到皇上爱朝政胜过爱后宫,能这么着已经很不容易了,须知这世道,男人大多心怀天下日理万机,教导儿女这等小事岂可与天下共论。叶青青她爹好几个小妾,她那几个庶弟到了该上学的年纪,她爹还要晕晕乎乎问一句:“怎地就这么大了?”

  纯妃长年闭门不出,自己又不爱说话,三皇子叫她拘在身边,见得人不多,自小便是个害羞的男孩儿,叶青青刚进宫时,这孩子抱着柱子悄悄探出个头来又缩回去,探头又缩回去,反复好几次才结巴着小声说:“这位……这位娘娘安好。”待叶青青看过去时,他已扭头哒哒哒跑远了。

  待三皇子上了学又不一样了,他肯静心,念书念得很好,皇上来和明宫,三皇子虽还是害羞不敢多说话,皇上一考他他就急急忙忙站直了身子背书,眼睛都比平日亮了几分,叶青青一旁瞧着都很欢喜。皇上也夸他念书用功,跟纯妃说:“江卿前日跟朕夸了他好几次,说字练得好,背书也用心,可见你教的很好。”

  叶青青觉着吧,皇上再忌惮南阳侯,也没有到连教养孩子都作假的份上,皇上考三皇子时,甚至还记得把他上次背错的那一句再问一遍,说他装假实在说不过去,他是真心在教导这个孩子。然而纯妃也不知是多心,还是为旧事所困,每次皇上夸完三皇子,圣驾一走她就把孩子打骂一顿,骂来骂去不过那几句:

  “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读了两句书,也敢拿出来献眼!”

  “你给我听明白了,人贵有自知之明,你若有什么远大志向,我劝你赶早歇了这条心思!”

  “水流静深,智者寡言。你还以为会说嘴就是聪明人了?上一个在你父皇跟前说嘴的蠢人,坟头的草都三尺高了!”

  “我这辈子对你也没有多大指望,你念书便念书,下回再在你父皇跟前说嘴,就给我滚出去找别人当娘!”

  这么兜头兜脑骂下来,莫说三皇子很困惑,叶青青也一脸懵逼,纯妃骂完还得罚孩子,或是打手板或是罚跪,好好的孩子就这么给她吓坏了,在皇上跟前越来越不敢说话,好几次皇上考他书,纯妃娘娘往他那轻飘飘看一眼,他就张着嘴说不出来了。

  三皇子越来越畏畏缩缩,字写得越来越难看,功课也答不上来了,皇上想不通,好几次试图跟他谈心,问来问去又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后来又出了一件事——三皇子十岁这年,四皇子五皇子都进学了,五皇子顽皮跳脱,一日不知怎么撞到三皇子,从他怀里撞出一册书,上头赫然是五蠹两个字。

  韩非子的学说自然也是经典,只是大约并不适合三皇子这样年纪的孩子读。他那时诗经、论语半数都背不下来,江学士为他讲课讲得很辛苦。皇子学的都是儒家经典,他自己却在偷偷摸摸读“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而人主兼礼之,此所以乱也”这样的话。江学士一向小心谨慎,回头还是报给皇上知道了。

  皇上倒也没怎么着,只在和明宫当着他和纯妃的面把这册书烧了,换了他的伴读,打死他的两个近侍,末了说:“你这两年许多书都背不下来,朕正在烦心,如今看来你还是喜欢读书的,朕很欢喜。只是读书要讲究循序渐进,先生教你的圣人之说尚且学得乱七八糟,再读这样的书,乱了心神失了心智,读书就反倒有害了。你要读这样的书,待你大了,明白何谓忠孝节义,彼时再谈吧。”

  叶青青总觉得,皇上把“忠孝节义”四个字咬得格外重。

  皇上罚三皇子抄五十遍论语,又让他一个月不必到学馆去好好思过。而纯妃娘娘亲自动手拿鞭子抽了孩子一顿,不给他饭吃让他抄五十遍南华经。

  可笑三皇子身为皇长子,父亲要他学儒家经典好明了忠君报国的道理,母亲要他学老庄之道以参悟清净无为之道,偏偏孩子都不喜欢,自己感兴趣的是帝王之道。

  这可不是能随便感兴趣的事。

  纯妃发起怒来跟发了疯的母狮子一个样,打完儿子打宫人,三皇子身边的人都叫打了一顿换掉了,便是无辜如叶青青谢梅也得了她在气头上的一顿无差别斥责:“你们为何进宫,我心里清楚,都给我老实着点!若敢带坏我儿,我一样不饶!”谢梅委屈得偷偷哭,从此自动离三皇子五米远,远远打个招呼拔腿就跑。

  纯妃开始强行逼三皇子读南华经。三皇子不知什么缘故,莫说根本背不下来,念都能念错很多字。纯妃心里急,开口骂孩子就没个轻重,三皇子垂着头坐在那,木着脸不言不语。

  母子两个几年下来关系剑拔弩张,有天纯妃叹了口气对叶青青说:“从前他能平安生下来,我便觉得此生无憾了,怎晓得后面教起来这样难!”

  叶青青替她揉着太阳穴,第一百次劝道:“三皇子一天天大了,娘娘与他把话说开了,只怕好办些。”

  纯妃阖目不言语,过了许久才叹息道:“废废,若是事事都跟你说的一样容易,就好了。”

  叶青青在宫里虚度光阴这么多年,有些事也渐渐明了,纯妃教导三皇子的难处,跟她在宫里的难处是一样的。只要南阳侯贼心不死,就不可能放过三皇子这个现成的筹码,三皇子年长几个弟弟好几岁,若是优秀得皇上喜欢,南阳侯就会跟当年拥立皇上一样拥立他——亲外孙可比渐渐离了心的外甥亲多了。三皇子有这么个外祖父撺掇,再多听几句皇上的夸赞,难免会想要更多。

  问题是皇上显然不想给他更多了,皇上若想给,当初又何必立江皇后一个小姑娘做皇后。

  纯妃的心思一向很简单,她知道这孩子得了皇上喜欢夸赞未必是好事,不若安分守拙,自甘清净,南边怎么闹母子两个只不管便罢,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她一来教育手段极其粗暴,二来没想到孩子是个活物,他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可由不得你控制……

  “三来,南边也由不得本宫说了算。”

  纯妃听叶青青大着胆子进行的这番详细剖析,疲惫地添上一句,“那册五蠹是从哪来的,总不能是江映柳她三叔给的。”

  “废废,这几年你有点长进啊。”

  “他小时候就阳奉阴违,如今大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我能换了他身边的人,可拦不了他自己往外走。”

  叶青青觉着她蹙眉的样子,像极了当年阿娘仰头看见自己爬到树上去时的样子,眉间的疙瘩写满了一个女人对生儿育女意义何在的追问。

  “娘娘……或许可以跟皇上说一说,求皇上看紧着点三皇子……”

  纯妃累得连白眼都翻不动:“刚刚还夸你有长进——这么着,不是明摆着把我阿爹卖给皇上吗?顺带告诉皇上这孩子不安分。”

  “一家人呐,这就是一家人呐!”纯妃美目似瞑,自嘲似的笑道,“正是一家子亲骨肉才这么算计呢!”

  “从前阿爹跟我说,时常梦见我姑姑百般嘱咐他要照顾好皇上,也不知道如今他还做梦不做。”

  由于各种问题地址更改为请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新为你提供最快的宫墙柳更新,(五)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ofce.com。傲风文学网手机版:https://m.aofce.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